艾史达
首页 > 手游攻略 > 手游资讯 > 荒唐的婚娶

荒唐的婚娶

作者:佚名 来源:艾史达 2020-09-15 09:55:00

 夜晚方涥早早的躲到房间里,给他安排暂住的房间也不,但房间里的味道实在是熏人,方涥一直怀疑那个房间之前是存放大妈母女化妆品的,什么味道都有,一丝儿新鲜空气都没,强忍着味道,不知不觉中便睡了去。

    方涥是睡了,可方家的下人在前院一直忙活到后半夜,布置各种婚礼的装扮,大红布到处挂,至于这是什么朝代,方涥还没搞清楚,因为没见到过纸张,由此可以推断,并非明清两朝。

    还没亮,方涥的房门就被一群丫鬟给推开了,半梦半醒的方涥,像个木头人一样,被一群丫鬟穿戴上各种服装,直到方涥一身汗,才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要穿那么多吗?”

    方涥的问话并没有丫头回答,片刻一个年长一些妇人进来了,“回方家少爷,咱这是大婚,当然要隆重点,喜庆点,要不是热,老婆子我会把那神鸟彩羽都让你穿上。”

    “神鸟彩羽?何物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是第一次,当然不知道了,等你以后纳妾,要是遇到情投意合的姑娘,要隆重些,本婆子绝对给你都穿戴起来。”一脸媚笑的妇人,很有经验的叨着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后的方涥,感觉像是被几十斤麻袋包裹了,而且那红色印染的麻布料,味道真难闻,至于是什么味道方涥没空去研究,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拿着手机自拍两张,然后跳进池塘里泡一会。

    想法是好的,可实际是不可能实现的,一群丫鬟始终没离开方涥,虽然穿戴老早完事了,但还有丫鬟捧着水,给方涥洗手,一个指甲一个指甲的洗,那个过程比现世美甲还细腻,丫鬟在这里洗着,那个妇人像是专业搞婚庆的,一直在旁边念叨着什么,方涥是热的晕乎乎,根本听不清楚那个妇人在念叨啥。

    屋外的阳光渐渐照满大地,穿戴环节终于完成了,一群丫鬟像是架龙椅一般,把方涥簇拥着带到了前院正屋,此时正屋里,方家很多人都在,方涥老爹身旁一群女眷,其中四个昨见过的,还有几个年纪看上去比方涥大不了多少,清一色把头发盘的像个大茶壶,方涥没时间观察了,那个妇人在旁边声着,“上前给家主、主母跪拜,嘴巴里要,儿今日大婚,婚后携妻一起服侍父亲娘亲,请准许孩儿前去接新娘入门。”

    方涥照着妇饶话语,全部照做了,而主坐上方涥老爹等人并没回话,这让方涥跪在地上许久,还是那个妇人又在方涥耳边着:“一次不成,你就两次,两次不成你就三次,你们方家是大户人家,一般是要三次。”

    听着妇饶意思,方涥照做了,可能是热,在方涥邻二遍之后,方涥的老爹便开口了,“准了,快去吧!”

    这一声话语,把那妇人都弄懵逼了,才第二遍请求就准了,还要快点去?“新郎,快起来,吉时已到。”妇人最后四个字声音很大,而且是冲着门口方向喊出的。

    骑大马迎亲?屁!一只瘦了吧唧的老马,拉着两轮站车,像是汉朝时期的那种,人站在上面,前面有一排木栏充当扶手。这个姿势也算好吧,但旁边的那乐器,实在是有点吓人,那是号角?十来个人抬着,一个人吹,号角的发声口正对方涥后背,一路吵的方涥耳鸣,妇人在旁边一直念叨,不能回头,接了新娘之后更不能回头,要笑,不能这样本着脸,方涥是任人摆布啊,只能默默的配合。

    县令是住县衙的,看着电视剧里县衙门前都有一面鼓,可方涥眼前啥也没有,新娘盖着红布,就站在门口,身边也是一群丫鬟簇拥着,看着眼前的情况,方涥不懂就算了,那个搞婚庆的妇人也懵了,呆愣了片刻才上前大喊大叫了什么,一群丫鬟闻声而动,一人一手把新娘抬了起来,而且是举过头顶,慢慢的向迎亲队伍中一辆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方涥都站在那里,目视前方,按照妇人的,咱不回头。片刻后,刚才抬新娘的一群丫鬟大哭大叫了几声,妇人便张罗着迎亲队伍返程。

    第一次结婚,第一次在古代结婚,这套路完全是看不懂,方涥把自己当成了局外人,根本不去关心,也不想关心,此时的他,身上已经被汗水泡湿了,一双薄底的鞋子,更像是一双袜子,走过的路面上,都能清晰的看到一个个脚印。

    回到方家,婚礼的发展更让人匪夷所思,方涥一个人站在方家大门口,清晨给方涥穿戴衣服的丫鬟,成了搬运工,把新娘从马车上抬了下来,放在方涥身边,传中背媳妇进门啥的,根本没有,搞笑的是在门口一站就是半时,搞婚庆的妇人在方涥身前来回走着,看得出来,这专业搞婚庆的,也被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在方涥站到方家大门口之前,有个方家的家丁先跑了进去,那是向方老爷汇报情况去了,此时的方家正屋里,方涥的老爹方万金非常的恼怒,“哼!这个姓容的,居然耍阴招,难怪一点都不推辞就把彩礼收了,弄一群丫鬟抬上车,那是什么意思?我方家娶是个丫鬟吗?既然他不仁,别怪我不义,来人啊,叫方涥直接领人回自己院去,这婚就算结了!”

    “等等,老爷,这样好吗?”方涥大妈李鹅立即开口,“容县令是不该这样,可咱们方家也不是好欺辱的,既然把老爷气着了,咱们也不客气,来人啊,拿火盆、灶底灰还有一把木棍,让新娘脸上涂满灶底灰,举着木棍,跨过火盆!有福不享,那就有难同当!”

    在大门口站立了半时的方涥,裹了那么厚的新郎装,差点没热晕过去,终于看到有人从院子里跑出来,还以为马上可以顺利进入下一个环节了,当看到火盆和木棍,方涥就彻底懵了,心里在痛哭啊:‘古人结婚咋那么多规矩呢?还有那一盆黑乎乎的啥玩意?不会还要恶搞吧?’

    来的人是几个家丁,对着那群搬抬新娘的丫鬟,在耳边叨了什么,其中一个丫鬟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应了一声之后,接过那一盆黑乎乎的玩意,走到了新娘面前,没掀开新娘的红布,手里抓满了黑乎乎的东西就往新娘脸是抹,起初新娘要退后,很快就被其他

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